鐵路總公司本月改革貨運組織 全面參與物流競爭 鐵路 改革 市場

  中廣網北京6月7日消息 据經濟之聲《央廣財經評論》報道,繼中國鐵路今年3月政企分開之後,中國鐵路總公司昨天(6日)又出台了一項實質性的重大改革措施:鐵總將從6月15日開始實施貨運組織改革,從根本上改進鐵路貨運服務,全面參與現代物流業競爭。

  長期以來,人們對鐵路貨運封閉的模式和繁瑣的手續存在很多不滿。客戶通過鐵路辦理貨運要用一個“請”字,不僅要申報請車計劃、月度計劃,還要聯係貨物的受理和裝車;不僅要找鐵路貨運部門,還要聯係調度和運輸部門,介入鐵路的運輸生產過程,計劃色彩濃厚,手續相當繁瑣。

  而改革後,只要一個電話或點擊網絡頁面,就可以聯係鐵路發貨。鐵路貨運甚至可以像有些快遞企業那樣,直接上門取貨和送貨上門。鐵路總公司運輸局局長程先東介紹,貨運組織改革的主要內容一是改革貨運受理方式。簡化手續,“中國手藝”創意設計比賽啟動,拓寬渠道,敞開受理,隨到隨辦。二是改革運輸組織方式。根据客戶的運輸需求編制運輸計劃。三是清理規範貨運收費。四是大力發展鐵路‘門到門’全程物流服務,實行全程‘一口價’收費,推動鐵路貨運加快向現代物流轉變。

  最近幾年我國的快遞行業在飛速發展,目前已經有多家快遞公司如順豐、圓通等開始利用高鐵運輸小件貨物。也有些鐵路局、鐵路集團,比如廣鐵集團,通過高鐵線路試水高鐵快遞業務。現在,鐵路總公司的加入會給這個行業帶來什麼變化?鐵總放下身段後的改革又會遇到哪些困難呢?

  經濟之聲特約評論員、國家發改委綜合運輸研究所資深研究員董焰對此作出評論。

  貨運組織改革是中國鐵路總公司成立後出台的第一項實質性的重大改革措施。鐵老大的改革為什麼要首先選擇改革貨運?

  董焰:第一,影響面要小一些,主要對通過鐵路運輸的部門有一些影響,對其它影響不大;第二,改革的危嶮性小一些,前些年談到改革的時候,常常由於鐵路上出現的事故,阻礙了改革的動力;第三,從機制上和管理體制上改革也容易一些,改革的難度不會特別的大。

  物流貨運、快遞行業在我國最近幾年的發展速度飛快,目前國內已經有圓通、順豐等較大型的快遞公司。鐵總雖然在物流方面無疑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但服務方面仍然是短板,它的加入會不會給目前的快遞業帶來巨大的變化?

  董焰:這就要看鐵路自身加強自己作風的改變,還有一個關鍵的問題是價格上的互相比較。現在幾種運輸方式,快遞公司都開始進行激烈的爭奪,鐵路看清了這個行業,也加入這方面的改革,搶佔這塊的市場,這都有益於市場和經濟的發展的。但是,這要看改革的動作大不大,尤其關鍵在價格和服務上。如果這次改革貨運能夠面向廣大的客戶,服務態度搞好了,價格又合適,鐵路是非常有優勢的。

  鐵路總公司運輸局局長程先東說,改革後,收費方面實行“一口報價、一張貨票核收”,所有收費嚴格執行國家的運價政策並且明碼標價。不過,很多人擔心市場化就意味著漲價,董焰認為無須擔心。

  董焰:鐵路的貨運價格一直是國家管控的價格,因此它運輸的物資大,都是國家生產上需要的戰略物資,價格是比較低的,因此運輸在市場上的競爭受國家保護。如果這次改革價格不變,對於鐵路改變經濟現狀帶來的影響還是不大,但是反過來搞活了以後,由於價格偏低會讓大量的貨物來走鐵路運輸,這樣又增加了鐵路貨運的困難,所以在這個問題上比較糾結,在一口價的問題揹後到底漲不漲價,漲多少,恐怕還要打上問號。

  適當的按炤市場的規律,把鐵路、民航、水運和公路這幾種運輸方式進行平衡,國家適當調整鐵路的價格,互相之間的比價有一個合理的範圍,一個方面對鐵路的運輸能力有一定的提高,也對它的經濟收入有一定的好處。另外,市場上幾種運輸方式的競爭要按炤市場規律來進行,更加合理、公平。

  對於這次改革,鐵道部部長盛光祖表態,“改革力度實實在在,變革內容之多、涉及面之廣、影響之深遠,是過去沒有過的,標志著鐵路改革已經進入深水區,任務十分艱巨。”,貨運組織改革可能會遇到哪些阻力?

  董焰:改革動了一些人和一些小企業的奶酪,他們的利益在改革的大潮中會受到一些影響。由於鐵路運輸價格低,運輸比較方便、安全,大家的貨物都願意從鐵路來運輸。鐵路運輸非常困難的一點就是運力不足,它不能完全滿足顧客的需求,因此就成了一個到鐵路托運貨物非常困難的情況。這個困難不是一個完全的市場,這個市場給一些在這市場中有一定權力的人有了一定的機會,這些人還有一些小的企業也在這里頭成立了很多托運公司等等。改革以後,動了這些人的利益。

  國務院在3月發布鐵道部分拆議案時,把原鐵道部巨額的歷史債務也分給了鐵路總公司。2012年的審計報告顯示,原鐵道部去年負債2萬7925億元,負債率為62.2%,台南搬家公司。由於鐵道部過去自身的盈利能力有限,回頭車,鐵路投資的資金來源多來自國內外貸款和發債。鐵總對於貨運組織的改革,是不是意味著盈利能力就此轉變?

  董焰:債務怎麼處理還是需要深層次的攷慮,國家出面來攷慮這個問題。如果揹著這些債務,完全由鐵道部揹負的去進行改革,鐵路還是步履蹣跚,改革雖然有了一定的力度,但是因為它揹負的包袱太大了。我們總提一個建議就是鐵路是鐵道部為國家修了這麼多鐵路,讓鐵道部揹負這個債務,而且多年來都是計劃式的管理方式,在某些方面有一些不公平和不合理性,這些債務怎麼樣合理的區分,哪些是由國家承擔的,哪些由經營的單位承擔,這樣會減輕鐵道部的負擔,輕裝前進對於它今後的運作和盈利有一定益處的。如果還是讓它揹負這麼多債務,再加上今後鐵路建設的力度還要不斷加強,在目前的這種投資的資金籌措機制下,還要籌集更多的資金建立新建,債務還要不斷的增加,負擔會越來越重,揹著這麼大的包袱前進恐怕還是有困難的。

(原標題:鐵路總公司貨運組織將改革 評:"鐵老大"闖市場需要降身段拼服務_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