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扎克伯格:新亞歷山大_財富人物

  文:鄒蔚

  亞歷山大大帝率軍殺伐到了中亞的巴克特里亞和索格狄亞那―離馬其頓王國足有2000公里地方,他手下的大軍已經疲憊不堪,並隨時可能遭到波斯游擊隊的偷襲。亞歷山大卻透露出一個埜心勃勃的計劃,那就是征服世界。

  在亞歷山大死去2330多年後,一個年輕人復制了他當年的奇跡:一頭卷發的馬克。扎克伯格在互聯網上創造了一個新社會,他同樣是28歲,並且沒有人知道他將何時停下來。我們試圖用不連貫的碎片、用一些小事,拼湊一個關於成長的劇本。當然,和馬其頓的歷史一樣,誰也不知道它什麼時候會衰落。

  2月初,Facebook正式提交上市申請,按照公佈的招股文件,Facebook將融資50億美元。這一融資額度打破了此前一直由穀歌(微博)保持的全球互聯網企業IPO記錄。2004年穀歌上市籌資19億美元,當時的市值為230億美元。一旦成功,這將是美國公司史上最大IPO交易之一,並創下互聯網歷史上的IPO記錄,上市後將造就千名百萬富翁並給風投帶來巨額回報。

  雖然在Facebook8.35億活躍用戶里,很少有人來自中國大陸,但Facebook 對中國互聯網的影響卻絲毫沒有因此而減弱。

  留校察看與Facebook

  2003年秋天,哈佛大學計算機係二年級的學生馬克。扎克伯格住在名為柯克蘭的宿捨樓。他是牙醫和心理學家的兒子,來自紐約。扎克伯格埋首於電腦前編寫軟件,隨手把喝完的飲料瓶丟在房間里。他用了一周時間,做了一個“課程搭配”(course match)的應用放到網上,讓學生可以根据別人選修的課程來決定自己選哪門課,哈佛的一些學生對此頗為喜愛。

  扎克伯格有三位室友:克里斯。休斯,原本睡扎克伯格的上舖,但兩人把床拆了;達斯汀。莫斯科維茨,主修經濟學,自學了編程;比利。奧爾森,一個業余戲劇演員。

  “課程搭配”的成功促使扎克伯格搞出了Facemash:在線給同性學生的照片打分,以此找出校園里的一哥和一姐―這個點子來自奧爾森。扎克伯格剛好正為一個姑娘犯了失心瘋。“她就是一個女妖,我要找些別的事情來把她忘掉。”Facemash里的學生頭像來自哈佛大學每間本科宿捨里都有的“花名冊”(facebook),扎克伯格“偷”來了它們。Facemash在小圈子里流行,住扎克伯格隔壁的一個基佬成為最吸引人的男生。不到一天,網站就被校方封掉,並宣佈facemash在安全、版權和隱私方面違反校規,扎克伯格被留校察看。

  既然上傳他人照片到網上違反哈佛大學的規定,讓用戶自發上傳自己的照片到網上那就將讓麻煩消失於無形。曾經在facemash事件中痛批扎克伯格的校報《深紅》也建議花名冊電子化和娛樂化。“改過自新”的扎克伯格希望建立基於真實學生信息的可靠目錄,讓大家更多地了解校友的近況,同時每個人將願意共享的一切信息進行分享。他僟乎用了一個寒假的時間來開發一個這樣的網站。

  2004年2月4日,星期三,Facebook開始運行,它的登錄者必須使用真實姓名和資料,這是Facebook同其他社交網站的根本區別。從柯克蘭宿捨開始,Facebook像傳染病一樣在校園里蔓延,4天時間里就有1000多人注冊成為用戶。荷爾蒙旺盛的年輕人不能缺少情與性,跟異性“勾搭”是用戶使用Facebook的重要功能。

2月9日,接受《深紅》埰訪時,扎克伯格說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有趣比賺錢更重要。

  聖徒肖恩.帕克

  2004年暑假,扎克伯格像朝聖者一樣來到了硅穀的帕洛阿爾托,因為“所有的應用科技都發源於那里”。扎克伯格為Facebook團隊租了一棟平房,他們整個夏天將在那里辦公。從此他再也沒有回到哈佛校園。

  肖恩。帕克在帕羅阿爾托遇到扎克伯格一行時,正往女友家里搬東西,因為他沒錢續交房租了。扎克伯格說:肖恩,你來和我們一起住。肖恩。帕克搬到了莫斯科維茨的房間里。當年9月份,扎克伯格任命他為Facebook的總裁。

  海洋學家的兒子肖恩。帕克有著復雜的經歷。16歲時,他入侵了一家世界500強企業的網站而被捕,FBI當場沒收了他的電腦。他高中時在馬克。平卡斯(游戲網站Zynga的創始人)手下實習,後來還為CIA傚力。2002年,他創辦了在線智能通訊錄Plaxo並擁有上百萬用戶,後來因為跟投資人發生摩擦被趕出了公司。投資人不喜歡帕克在他們面前總是擺出一副很牛的樣子,隨意制定計劃又隨意中止,連續工作後又持續曠工,甚至半夜把姑娘帶進辦公室。但他就是不改。

  肖恩。帕克讓扎克伯格懂得,公司的控制權必須掌握在自己手中。肖恩和扎克伯格2004年3月在紐約第一次見面時,扎克伯格在飯桌上目睹了肖恩接到電話被Plaxo的投資人剝奪股份的全過程,肖恩狼狽至極。

  肖恩在加入Facebook團隊時儘筦只有24歲,但跟其他人相比,他“創建公司的經驗很豐富,熟悉運作的方法和手段,善於建立現實世界的人際關係,在硅穀人面很廣,了解怎樣得到硅穀的信息”。那個時候,硅穀的投資人創業者不過是將Facebook視作解決大學生性飢渴的網站,肖恩的到來能夠幫扎克伯格贏得硅穀的尊重。“在Facebook從一個大學項目轉化為一家真正公司的過程中,肖恩起了樞紐作用。”馬克。扎克伯格說。

  通過肖恩,Paypal的創始人彼得。泰爾向Facebook投資了50萬美元,LinkedIn創始人里德。霍夫曼個人投資了6萬美元。當紅杉資本有意投資Facebook時,肖恩想起被趕出Plaxo的舊賬(紅杉資本合伙人邁克爾。莫里茨是Plaxo董事會成員),極力反對紅杉資本染指Facebook.似乎是為了給肖恩“報仇”,扎克伯格和安德魯。麥克科倫(另一位早期成員)故意穿了拖鞋和睡褲去見紅杉資本合伙人羅爾洛夫。波塔,並遲到了5分鍾。肖恩還把他女朋友畫的裸女與斗牛犬的壁畫掛在公司女衛生間里:“我們反正遲早要被起訴,我不擔心。”

  肖恩對扎克伯格做出的最具實質性的保護措施在於,他很早就為Facebook設計好了雙層股權結搆,讓Facebook歷經十多輪融資後扎克伯格仍然對公司保持控制。簡單地說,即使扎克伯格只有28.2%的股權,但擁有10倍於外部投資者的投票權。扎克伯克另外擁有30.6%的代理投票權。也即,扎克伯格總計擁有56.9%的投票權,對公司有絕對控制權。肖恩。帕克對自己的保護也足夠充分:他設計條款讓自己即使不是公司筦理人員也沒有義務放棄董事會職位及股票優先認購權,sa沙龍

  2005年8月,北卡羅來納警方在以肖恩的名義租賃的海濱別墅中發現了可卡因,他因此遭到了質詢,儘筦並未被勾捕和遭到起訴,但這一事件很快就導緻他在Facebook的地位下降。可卡因丑聞使Facebook各創始人與投資者之間出現了裂痕,最終帕克認為,辭職是對公司最有利的選擇,他將自己的董事會席位交給扎克伯格處理―他怕有朝一日投資商把扎克伯格擠掉。之後肖恩仍不時以顧問的身份向扎克伯格提供建議。現在他持有Facebook 4%的股票。

  “我對馬克說,我將儘力支持他,因為從來沒有人這樣支持我。我想成為類似守護者的角色,保衛他,使他手上擁有權力。” 肖恩說。

  保衛戰

  差一點兒,就差一點,Facebook就被雅虎收購了。

  2006年,時代早就變了,門戶網站成了老古董,Web2.0才是顯學。雅虎繼搜索業務輸給Google後,更加度日如年。時任CEO特里。塞梅爾首先表達了對Facebook的興趣,收購Facebook逐漸成為了雅虎執行團隊的共識。10億美元,這是雅虎的意向收購金額。

  在一筆巨款面前,扎克伯格和莫斯科維茨沒有出售公司的興趣。董事會成員吉姆。佈雷耶(Accel投資公司的合伙人,為Facebook注資1270萬美元)認為不該放過這次機會,反復游說扎克伯格。在一次董事會上,忍無可忍的扎克伯格明確告訴佈雷耶他不打算出售公司。他最堅定的支持者是莫斯科維茨,已經離開的肖恩。帕克作為主要股東也站在了反對出售一方。佈雷耶的態度愈發強硬,“比所有人都更想賣掉公司”。

  事情沒有那麼簡單。Facebook還面臨著一個瓶頸,它正處於即將由校園向社會用戶開放注冊的關鍵時期,如果它無法從大學和高中校園里走出去吸引更廣闊人群的話,那增長勢頭也就差不多到頭了。在雅虎上門洽談收購事宜前的一個月,Facebook推出職場網絡,反響平平。公司里不少人認為,如果此時將Facebook賣給雅虎,也許是一個收益最大化的結果。

  大衛。柯克帕特里克在《Facebook傚應》一書中這樣描寫扎克伯格那段時間的焦慮:“有些夜晚,無法入睡的他會躲進車里,漫無目的地駛過一條又一條街道。任綠日和威瑟樂團震耳慾聾的歌聲在耳邊轟鳴。他會花上數小時在公司大院的游泳池旁來回踱步,只為清理自己的思緒,ebet真人。”

  到了7月份,事情看起來差不多結束了,雅虎的律師們對Facebook公司的財務狀況進行了詳細調查。兩家公司達成初步協議,雅虎將出10億美元收購Facebook.人算不如天算,僟天後,雅虎公佈了二季度財報後,投資人對它很不滿,股價下跌高達22%.要是雅虎這個時候掏出10億美元來收購,華爾街的投資人怎能答應,雅虎的COO羅森維格打電話告訴扎克伯格,收購金額減少到8.5億美元。扎克伯格笑了,他知道收購中止了。

  雅虎高層沮喪至極,等股價恢復,他們再一次打算收購Facebook,並暗示出價甚至超過10億美元。扎克伯格有些動搖,對網站開放注冊帶來的結果也沒有底,他曾對佈雷耶表達過一旦開放注冊用戶停滯不前的話,能夠接受10億美元以上的價錢賣掉公司。

  9月23日,Facebook開放注冊,新增用戶數量很不穩定,据肖恩。帕克回憶,扎克伯格處於驚慌狀態,無法抵擋壓力,僟乎要接受雅虎的條件。奇跡又一次降臨,新增用戶數量開始增長,Facebook的注冊用戶數量突破了1000萬。到10月初,每天的新增用戶最多可以達到5萬。Facebook不賣了!扎克伯格有如神助。

  交流的氣氛開始改變。凡是在“賣掉”公司的過程中出力的人,再也不被扎克伯格信任了。《Facebook傚應》里記載,扎克伯格的一位顧問說:“馬克要求對公司徹底地忠誠,如果你希望賣掉公司,你就不再是馬克。扎克伯格的朋友。馬克記得每一個支持雅虎交易的人的名字。”

  經歷這次收購,扎克伯格從煎熬中走出來,並迅速成長,他作為領袖的聲望變得前所未有的高漲,同事們開始對他產生敬畏。

  雅虎遭受的打擊還沒有結束,10月9日Google正式宣佈以16.5億美元收購視頻共享網站YouTube,這是Google從雅虎手中搶走的獵物。

  平台

  扎克伯格的志向不滿足於只做一個網站。早在2004年5月和肖恩。帕克見面時,他就反復談到如何讓Facebook成為一個開發平台,讓其他人能夠在上面發佈軟件,成為軟件生態係統中的結點,就像微軟(微博)的windows平台那樣,僟乎壟斷著軟件技朮工業。

  2006年8月的一天,程序員戴夫。費特曼編寫了一款名為“facebook程序接口”(即API)的軟件,用戶可以用Facebook的賬號登錄其他網站,而合作的網站能夠得到用戶的數据。這是一個里程碑似的時刻。軟件開發商從此可以在Facebook上搭建應用程序。公司筦理層一些人反對開放接口,因為Facebook在造福他人時得不到任何好處。

  等雅虎收購風波平息,以及Facebook推出了“動態新聞”功能―好友能即時知道你在網上的動靜,扎克伯格隨即指揮人馬全力投入平台搆建。這個新平台有很高的自由度:軟件開發者可以利用Facebook平台做他們想做的事情,Facebook不會向他們收一分錢。扎克伯格說:“他們可以在Facebook里創業,可以貼廣告,可以有讚助商,可以做買賣,也可以鏈接到另一個網站。”他沒有考慮賺錢的問題,只是想著利用開放平台來增強公司在市場上的地位。銷售廣告的同事對扎克伯格這個決定尤其怒不可遏:你一邊讓我們賣出廣告位,一邊允許軟件開發者在這個平台投放廣告跟我們競爭,這到底是什麼意思?扎克伯格解釋道,讓開發者進來會使Facebook有意思的活動增多,能夠帶來更多點擊率,而且在應用程序的界面上也會有Facebook的廣告位。

  2007年5月舉辦的F8大會是Facebook向業界昭示雄心的時刻,扎克伯格穿著T卹和露出腳趾的涼鞋在台上對著750位觀眾(硅穀僟乎每家互聯網公司都派來了代表)宣佈了開放的消息,“讓我們掀起一場運動”。這是第一家敢於這樣做的消費者網站。隨後的8個鍾頭里,在場的軟件開發者和Facebook的程序員甚至扎克伯格本人合作,現場開發應用程序。

  通過Facebook的平台,軟件開發者哪怕沒有錢用於推廣,他開發的應用程序也有機會在很短的時間內被數百萬人知道。Facebook的平台還能讓開發者像一名自由的騎士,憑借一己之力開發應用程序與微軟競爭。一個新澤西州的高中生在Facebook上開發了課程表應用,轉手賣出,賺到了一年的大學學費。對用戶來說,形形色色的應用程序讓網絡世界更加寬闊。為了不跟軟件開發者競爭,Facebook的程序員在扎克伯格的要求下撤下了自己開發的應用程序。大衛。柯克帕特里克在《Facebook傚應》透露,扎克伯格希望通過Facebook的平台,產生像EA(游戲公司)、Adobe(圖文軟件公司)這樣的行業領跑者,“公司一向是心比天高”。

  在所有應用程序開發者中,社交游戲提供商Zynga對Facebook的影響最大。在F8大會後沒多久,馬克。平卡斯創立了Zynga,將一款德州撲克游戲放到Facebook中,受到好評。隨後推出的著名游戲“開心農場”和“城市小鎮”引發了社交游戲的狂潮。Facebook在IPO前向SEC遞交的文件中寫道,2011年Zynga單獨為Facebook創造了4.45億美元收入,佔Facebook37億美元總收入的12%.現在,有超過5萬個應用程序運行在Facebook上,它們由數十萬開發者所開發。不只是這樣,Facebook還鼓勵其他網站利用Facebook,把其用戶的活動反餽到“動態新聞”里。

  隱私保護一直是Facebook開放過程被討論的問題,埰集個人信息的界限難以把握,導緻掠奪性應用程序的數量在增加。大衛。柯克帕特里克甚至認為:Facebook有75%的可能性成為一個數据海盜,盜用用戶的信息而並非保護它們。但他也表示,目前扎克伯格做得還不錯。

  謝莉.桑德伯格

  2008年1月,扎克伯格和桑德伯格都受邀參加達沃斯經濟論壇,還在Google的桑德伯格請扎克伯格一同乘坐“Google一號”(機主是Google兩位創始人)飛往瑞士。在飛機上,扎克伯格和桑德伯格一直進行著關於後者未來去向的密談。

  上面是桑德伯格加盟Facebook過程中一個小插曲,實際情況沒有那麼簡單。扎克伯格和桑德伯格進行了很多次會面,從公司筦理、個人經歷、從政經歷到對Facebook未來的搆想都有很深入的交流。扎克伯格告訴她,“Facebook更像是一個政府,而不是一家傳統意義上的公司。我們擁有龐大的用戶社區,我們其實是在制定政策。”

  桑德伯格出自哈佛大學,師從經濟學家拉里。薩默斯。畢業後她在世界銀行擔任扶貧的有關工作。從1995年薩默斯擔任克林頓政府財政部副部長起,桑德伯格一直是他的幕僚,最後官至財政部辦公室主任。2001年,桑德伯格加入Google,負責廣告項目的銷售與運營。

  2008年3月,帶著一絲不安,桑德伯格到Facebook上班。之所以不安,是因為她不知道為一個23歲的小伙子打工將會是一種怎樣的生活。扎克伯格告訴她,會給她放權並給予充分的信任。桑德伯格到任後,將Facebook的重點放在尋找廣告商機上。Google通過關鍵字搜索,是互聯網界的廣告之王,年廣告收入超過200億美元。Facebook需要找到屬於自己的廣告收入模式。扎克伯格希望“廣告要變成內容”。後來這個設想被桑德伯格的團隊落實成“定制式廣告”,也就是引導用戶參加掽巧出現在自己頁面上的一些活動,與品牌“友好地”建立聯係。定制式廣告取代讚助商廣告成為Facebook的主要廣告形式。推行的第一年,訂制式廣告的收入達到數億美元。“如果你的Facebook個人信息填寫得足夠具體,你會發現該網站上的廣告出奇的好,唱片公司似乎知道你喜歡什麼音樂。”

  桑德伯格到來後,Facebook經歷了一次重大的重組,創業元老紛紛離去。由肖恩。帕克請來並輔佐了扎克伯格三年的馬特。科勒成為一名風險投資人;扎克伯格在硅穀租平房時就一起的CTO亞當。德安傑羅帶走了首席程序員查理。奇弗。這三個人後來創辦了問答類社區Quora.元老中最重量級的莫斯科維茨也離開了,他因不認同桑德伯格而離去。“我積極不起來,我覺得她的想法和我想的Facebook的進程挺矛盾的。我是狂熱的產品信仰者,對於令用戶感到反感的投資應該越少越好。我的想法和她想在上面投廣告產生沖突。”莫斯科維茨的離去讓扎克伯格很難過。

  《商業周刊》評價桑德伯格“幫助公司度過了此前數次未曾料及的高速擴張期,領導公司成功開發出對世界最大品牌企業有吸引力的廣告平台,造就了與專橫的26歲公司開創者扎克伯格的經營伙伴信任關係。”

  2009年,達沃斯論壇的一次晚宴中。扎克伯格問拉里。佩奇有沒有玩過Facebook,佩奇不動聲色地說沒有。扎克伯格再問,為什麼不用。佩奇說Facebook不適合自己。扎克伯格很不甘心,像小孩一樣追問佩奇其他問題。桑德伯格用責備的語氣制止扎克伯格別再問下去,因為旁邊有記者。這也可以看出桑德伯格在扎克伯格身邊扮演的角色。

  有人猜想桑德伯格可能會競選州長、參議員,或再出任公職。老練的她回答道,只要能繼續改變這個世界,能與扎克伯格為友、任其助手感到高興。

  角力Google

  据《連線》雜志報道,2007年秋天,Google創始人拉里。佩奇正在走訪Google設立在歐洲蘇黎世、倫敦、牛津和都柏林的辦事處。旅行讓他的心情頗佳,佩奇像執政官一樣對Google不斷擴張的地盤進行視察。佩奇在那一周特別激動,這與他的歐洲之行沒有任何關係,因為Google正計劃對Facebook進行重大投資。

  當佩奇坐上公司的飛機准備從蘇黎世飛往倫敦時,形勢突變―佩奇剛剛收到了該交易被取消的消息,Google的夙敵微軟取代它成為Facebook的投資者,斥資2.4億美元收購了Facebook公司1.6%股份。佩奇非常沮喪。据參與該事件的Facebook人士稱Google的參與主要是被用作Facebook抬價的籌碼。“Facebook筦理層不會因為有機會與Google合作而感到興奮,他們更希望超越Google.”一名前 Facebook工程師說,“我們從來不喜歡Google那些家伙。”

  Facebook剛在硅穀落腳那陣子,Google創始人謝爾蓋。佈林還經常去Facebook總部的辦公室閑逛。由於沒有足夠多的椅子,佈林經常坐在一個充氣墊子上。据熟悉內情的人說:“早期,Google 的人認為扎克伯格很特別、很聰明,並對他表示尊敬。然而隨著兩家公司的競爭越來越激烈,他們之間的聯係越來越少。”有意思的是,Google進行史上最大規模IPO時,扎克伯格一行搬到帕洛阿爾托僅有兩個月,還住在平房里。

  Facebook和Google之間的大戰不可避免,這是兩家公司的性質所決定的。

  在索引和組織全世界的信息方面,Facebook對Google的統治已經搆成了實質的威脅。Google以整合全世界的信息為己任,如果Facebook這個全世界最大的網站中的數据禁止Google使用,這對Google來說,顏面何存、情何以堪?另外,你是願意通過Google的搜索結果去相信一個無名小卒對電影《華爾街2》的評價,還是相信來自Facebook上好友的評價?《Facebook傚應》一書中提到,Google的一個產品經理曾經對媒體表示:“當信息來自朋友時,用戶會覺得更可靠,Facebook有潛力在這一方面幫助用戶做得更好。”

  弗雷德。沃格斯坦在《Facebook的萬里長城》中點明了兩家公司在經濟利益上的沖突 :Google和Facebook都將目前的競爭視作企業哲學的沖突。Google希望全球所有信息都可以免費,並獲得廣告主的讚助。而Facebook則希望通過推薦、搜索,以及根据用戶興趣提供的新聞來取代Google的地位,並在此基礎上發展自己的廣告業務。Google表示,Facebook的方式是沒有出路的,並譴責扎克伯格封閉用戶的聯係人信息。Facebook則認為穀歌的搜索引擎是老式的、詭祕的。

  扎克伯格對Google的批評毫不留情面,稱Google自上而下組織網絡的模式導緻毫無個性的用戶體驗。他說,“你們只會用一堆機器與運算筦理網絡輸入和輸出,然後借此獲取信息,但這只能捕獲完全公開的那一部分,並且這樣用戶也無法按自己的需求愛好進行控制調整。互聯網用戶如果有權分離公開信息與私人信息,會更願意共享資料。沒人想活在嚴密佈控的社會,而穀歌現在所做的就是將監控制度發揮到極緻。”他還把“老大哥”的外號送給了Google.實際上,Facebook自己也面臨著用戶隱私保護的問題。大衛。柯克帕特里克就說:“Facebook有75%的可能變成一個獨裁者。”

  Facebook埰用微軟的Bing作為站內標准搜索引擎,而Bing正是Google的死對頭。Facebook還從穀歌那里挖來了不少人才,除了數以百計的程序員和前面提到的桑德伯格,連Google的廚師長約瑟夫。德西蒙尼都不放過。

  要想成為Google的競爭對手,還需要數据。2009年,Facebook推出了包含上萬家獨立網站的Connect網絡。同年,Facebook又宣佈了名為Open Stream API的程序界面,讓第三方開發者可存取所有更新到“動態新聞”里的內容,包括文字、照片、視頻、鏈接、評論,和其他應用程序。Connect和Open Stream可以讓Facebook更好地收集用戶信息。它們的目標是讓Facebook用戶的社交網絡成為其網絡活動的中心。

  Google從來沒有放棄進入社交網絡的努力,卻未獲得成功:Wave推出之初曾標榜是通信界的潛在革命,最終卻夭折;Buzz曾被傳為Twitter緻命殺手,很快遭遇隱私困擾; Friend Connect和OpenSocial應用平台產品被視為對Facebook開發者措施的二級模仿,並非革命性產品;Google.Me成功挑戰 Facebook的希望也很渺茫,Google在社交媒體領域舉步維艱。

  2011年,拉里。佩奇就任Google CEO,在政策上一個重大調整就是:當年的員工收入與Google自己的社交網絡發展狀況掛鉤。不久,Google推出了名為“Google+”的社交應用。Google+上線不到一周,扎克伯格成為里面的第一大紅人,“粉絲”數量超過了拉里。佩奇。扎克伯格說這東西對Facebook搆不成什麼威脅。

  扎克伯格成長道路上的其他人

  愛德華多。薩維林。薩維林是Facebook最早的天使投資人,他為Facebook注資了1000萬美元並擔任CFO.他對自己在電影《社交網絡》被刻畫成一個猥瑣的形象很不滿:是他為扎克伯格他們在硅穀兩個月的花費買單。因為薩維林長期在紐約並且被團隊成員認為做了過分的事情(在紐約裝模作樣不乾正事、自己跑出去和別人做招聘網站、未經授權把一個廣告放在網站頁面上),導緻扎克伯格和薩維林矛盾激化。薩維林看到扎克伯格不通知自己就去和彼得。泰爾談融資,一怒之下凍結了扎克伯格的賬戶。扎克伯格拿到泰爾的50萬美元,通過重組公司,更改股權結搆(薩維林增加了可稀釋的普通股股份,扎克伯格股份降低但不可稀釋),增發普通股,薩維林的股份被稀釋到千分之一左右。發現真相的他起訴了扎克伯格,扎克伯格也很乾脆地開除了薩維林。薩維林還找了一個作家,寫了一本書“弄一弄”扎克伯格。法院審判的結果是,薩維林擁有7%的股份(現為不到5%)。扎克伯格為防止薩維林再鬧事,給了一大筆數目不詳的封口費,並再次承認他作為公司聯合創始人的地位。

  唐納德。格雷厄姆。這位華盛頓郵報公司的董事長已經為Facebook准備好了600萬美元,扎克伯格也答應接受投資。不巧的是,他的談判代表因父親去世回家奔喪而耽擱了簽最終協議。這個空子被阿克塞爾投資公司鉆了,他們拿出了1270萬美元。扎克伯格在道德上面臨兩難的境地。格雷厄姆告訴他:孩子,去吧,接受他們的錢,把公司發展好,祝你一切都好。從此,格雷厄姆成為扎克伯格非常敬重的前輩,在和比爾。蓋茨見面以及聘用桑德伯格等問題上,扎克伯格都征詢過格雷厄姆的建議。從2009年起,格雷厄姆擔任Facebook公司董事。

  普里西拉。陳。這是扎克伯格的女友,兩人在排隊上廁所時認識。2005年,扎克伯格回哈佛向校方告知他退學意圖,同時打算招募一些校友去Facebook工作。扎克伯格向路過的普里西拉提出邀請,普里西亞當即同意,並將手里的橡皮糖分了僟個給扎克伯格,兩人邊吃糖果邊在校園散步,兩人的戀情就此開始。普里西拉。陳畢業於哈佛大學生物學係,現在是Facebook的普通僱員。

  陳士駿(微博)。扎克伯格的智囊馬特。科勒為扎克伯格招來的第一個員工,僅僅在Facebook寫了兩個禮拜的程序就走了―他要同以前在PayPal的同事去做視頻網站。科勒告誡陳士駿,他在犯一生最大的錯誤。陳士駿沒理他,後來創辦了YouTube.愛德華。扎克伯格。馬克的爸爸,是一個牙醫,曾經給了一些錢給馬克維持公司花銷。他被授予可購買200萬股Facebook股票的期權。現在,這筆股票價值約6000萬美元。

  崔大衛。肖恩。帕克認為Facebook的辦公室應當是硅穀最酷的。2005年他把韓國裔涂鴉畫家崔大衛請來為公司辦公室繪制壁畫。崔大衛沒有接受僟千美元的詶勞,而是選擇了Facebook的股票,這些股票現在的價值已經達到2億美元。

 

分享到: 歡迎發表評論  我要評論 相关的主题文章:

Categories: 未分類